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的反思

作者:Francis 发布时间:August 7, 2012 分类:社会热点,法律相关

最近网上报道的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事件引起很多反响,当看到相关报道的时候,还是非常痛心,究竟这些人的道德底线在哪里,怎样的经济利益让他们这样“丧尽天良”?

时间回顾

(一)

2006年10月1日晚上9点,摆小摊的唐慧和丈夫收摊回家,发现自己10岁的女儿乐乐并没回来,夫妻两人找了一夜无果。第二天一早,正当夫妻两人急得团团转时,乐乐却自己回家了。面对父母的询问,她说:“昨晚我在同学家做作业晚了就睡了。”

但细心的母亲发现女儿神情呆呆的,手臂上还有伤,就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当时并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正当唐慧夫妇悬着的心刚刚要放下时,意外又发生了。10月3日下午,唐慧回家发现乐乐又不见了,桌子上留下一张纸条写道:“妈妈,我不可以再读书了,有人叫我出去做事,我不出去不行的,妈妈,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联想到女儿前几天彻夜未归等反常举动,唐慧开始有非常不好的预感。随后,她和丈夫及家里的亲戚朋友找遍了当地汽车站、火车站和大街小巷,却未发现女儿的踪影。无奈之下他们向当地警方报案。

“她那么小,平时又很乖。所以我相信她一定是被人拐卖了。”唐慧说。为了找到女儿,她开始扩大寻人范围,把寻人启事甚至贴到了广西、广东等地……

(二)

在女儿失踪两个多月后的12月20日晚上8点多钟,唐慧接到一个神秘男子打来的电话:“一个长得很像你女儿的孩子就在零陵区柳情缘休闲中心,你快去看看吧!”短短的一句话后,这个电话就挂断了,但这根救命稻草再次点燃了唐慧的希望。她当天晚上就找到了那个休闲中心,可是蹲到半夜也一无所获。

为了不打草惊蛇,担心女儿中途被人转移,她选在休闲中心正对面一栋楼的4楼“全天候蹲守”。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她看着很多红男绿女的身影在门口出没,她多么希望女儿没有掉进这个是非之地,又多么希望此刻就能找到女儿。

接连几天的蹲守中,为了能找到女儿,唐慧说她冒着危险想尽了一切办法,“天黑后,我看不清楚了,就戴着草帽伪装成捡垃圾的悄悄往里面看。”

坚持了十多天后,亲人都劝唐慧放弃,大家分析,那可能只是个“看走眼的人”或者“骗钱的电话”。

但唐慧不为所动。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2月30日下午5点多钟,唐慧看见一个酷似自己女儿的人目光呆滞地坐在休闲中心沙发的一角。

得知自己苦苦寻找的女儿可能出现在柳情缘休闲中心后,唐慧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打电话叫来了一名亲戚,伪装成“顾客”进门“消费”。这名亲戚在接近这个女孩后,确认了她正是失踪了近3个月的乐乐。

唐慧说,当时她把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永州市零陵区公安分局负责女儿失踪案的刑侦队中队长杨某某。“但杨到店后却未采取任何措施就离开了。”唐慧说。

看见门口气势汹汹的“打手”,唐慧知道靠个人的能力绝对救不了女儿,她再次拨打了110报警,5分钟后赶来的110民警帮她带出了乐乐。

乐乐看见妈妈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眼睛还是呆呆地望着警察、望着母亲,直到她安全地回到家,她才扑倒在母亲怀里,失声痛哭。

乐乐跟唐慧讲述了一段噩梦般的生活,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刚满11岁的她在毒打、恐吓、胁迫之下被强迫卖淫一百多次,遍布永州市的大小宾馆,有一次还遭到4名男子长达5个小时的轮奸。

(三)

女儿终于回家了,可女儿在失踪期间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让唐慧心如刀绞,她决心为女儿讨个说法。

女儿被解救出的第二天一早,唐慧就到零陵区公安分局找杨某某要求立案。唐慧说:“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杨竟然说这只是一个一般的治安案子,你把人领回家就算了。”

唐慧再次跑到休闲中心所属的南津渡派出所报案,得到的答复同样是:“我们管不了,你还是要找分局。”

2007年1月1日、2日、3日……唐慧为了给女儿讨个公道,每天都去分局找杨某某,可得到的答复总是一样的。在她的一再坚持下,1月4日,终于有人给这对母女做笔录。1月5日,正式立案。

“19天过去了,案子一直没有进展,休闲中心依旧照常营业,生意红火。25日,仅仅刑拘了休闲中心的老板娘秦星一个人。”唐慧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在秦星关押在零陵看守所期间,零陵区公安分局南津渡派出所工作人员魏晓辉竟然帮忙传递信件,使得内外互通,妨碍了司法公正。

后直到她以死相逼,并在湖南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直接干预下,乐乐的案件才进入了正常渠道。2012年6月5日,湖南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决:包括“妓院”老板秦星在内的两名被告因强迫卖淫罪被判死刑,4人被判无期徒刑,另有1人获刑15年。同时7名被告人赔偿乐乐20万元。

至此,这起骇人听闻的强奸幼女案历经两次重审、四次判决,似乎尘埃落定。不过,日前,因不满永州司法机关对该案的处理,曾多次上访的乐乐母亲唐慧被以“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的名义送进劳教所,引起全国舆论一片哗然。

 

 

2012年8月5日,永州市公安局公开回应外界质疑,叙述了唐慧先后7次“闹访”的行为,并对外界质疑的永州公安帮助“妓院”柳情缘休闲屋老板秦星伪造“立功材料”试图减轻刑罚一事,作出专门回复。称经过调查,秦星在看守所期间制止在押人员周兰兰自杀“事实存在”,没有发现公安民警帮助被告人做假立功的情况。

该说法并未平息争议,乐乐案辩护律师甘元春、胡益华随即公开了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高院对该案的三次判决材料,三次判决均否定了秦星立功救人的说法。

 

此外,法庭调查结论与公安自查结果完全对立,犯罪首恶秦星疑为公安局领导亲属,100多名嫖宿幼女的嫖客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乃至周兰兰现身否认自杀后被威胁劳教等核心疑问,永州市公安局沉默至今。

距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终审判决两个月后,湖南省委政法委表态,成立调查组调查该案办理情况。这是这起举国震惊的刑事案件发生6年后,省一级政法委首次介入调查。

昨天,湖南省委政法委通过媒体向外界表示,对永州幼女被强奸、其母唐慧反映的有关情况高度重视,已成立调查组赴永州调查此案办理情况。调查组负责人表示,一旦发现有错,将坚决依法纠正。如有违法违纪行为,将依法依规给予严肃处理。

张氏看法:

对于一个11岁的女孩的遭遇,我们都痛心疾首,但是看到有的负责人竟然推卸责任,我们想骂人。

对于经过多次审判才有结果的案件,请问相关部门是否能够自我检查一下,究竟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唐慧为何“闹访”?“闹访”产生了什么样的直接后果?“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如何认定?决定对其劳教1年6个月有何依据?

永州公安局为何不对其他事件进行说明?为何法庭调查结论与公安自查结果完全对立?

标签: 法律, 湖南永州, 永州卖淫案

上一篇« 说说铁道部天价宣传片牵出腐败夫妻 至少9套房// 近期关于钓鱼岛的那些事儿 »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最新文章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