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务PK律所律师

作者:Francis 发布时间:August 28, 2013 分类:法律相关

对于准备从事法律方向的准律师或准法务们来说,对于如何选择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题,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重点介绍了公司法务和律师的优势和劣势,建议大家看看,对于刚毕业的法律人,个人建议从公司律师起点比较好。很多专业化强的专职律师常常都是出身于公司法务。

工作压力角度公司法务要比律师事务所要轻松一些。因为公司赚钱的部门是业务部门,所以业务部门必须忙,而公司法务如果太忙,反而说明公司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公司法务的日常工作较多,一般工作的进度都是可控的,今天坐不完的事情可以推迟到明天去做。工作虽然有时间表,但是并不严格,突发性的事件一般也不多。而且公司法务能够使用的外部资源也比较多,比如业务部门以及外部合作单位。如果实在忙不过来,还可以把大的项目推到常年法律顾问那儿去。但是,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比如,公司老板或者法律部的头是工作狂,那么公司法务可能比律师还辛苦。

而律师事务所赚钱的人就是律师,所以合伙人当然希望律师加足马力工作。律师工作并非一直都忙,但是有很多突发性的工作。因为你无法预测到底哪个客户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事情突然爆发,而客户总是希望你能把他的事情放到第一位。而且各个项目都有比较明确的时间表。因此,律师常常会因为大型的项目需要突然加班。就算闲下来的时候,律师也要抓紧参加培训或者自学,以免跟不上立法和司法的进展。

人际关系角度。任何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总是有老板,有副总,有业务部门,有人事部门,有客户等等。公司法务只是公司的一个部门,一切要服从于公司的发展目标。公司法务专业是法律,因此是风险厌恶型的;但是市场部门的收入和业绩是挂钩的,是风险偏好型的。所以作为公司法务,不仅要看法律部的头头的脸色,还要看公司领导层,以及其他业务部门的脸色。一般来说,公司业务部门追求效率,希望法律部门的权力越小越好;审查的内容越少越好;审查的时间越短越好。而且,令公司法务所头疼的是,虽然从法律风险控制的角度提出了建议,但是建议却常常因为必须服从公司的全局战略,从而不得不在最后作出妥协。还有的公司业务部门把法务根本不当回事,只是等到出现问题了才让法律部门去擦屁股。有些公司的法律部的级别特别高,法律部的头是公司的副总裁,说话就比较管用。如果法律部头头级别并不高,而且公司管理层不支持法律部门的话,法律部门就往往比较被动。此外,公司内部晋升的压力大,竞争激烈,公司法务也有可能晋升进入管理层,这就和其他部门的候选人产生了职位上的竞争,因此,公司法务常常身不由己地陷入一些人事斗争当中去。对此,建议拟打算做公司法务的新人详读一下《杜拉拉升职记》(李可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就会对公司政治有一个非常感性的认识。

但是律师事务所在人事关系方面就简单多了。律师事务所里仅仅有四种人:合伙人、律师、律师助理和秘书。在内资所里,律师助理只是成为律师的一个短暂过渡,所以,律师事务所里面实际上只有三种人。由于秘书不会成为律师,之间没有任何竞争关系,所以只需要处理好与合伙人,以及其他律师之间的关系就可以了。从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来看,律师接受委托一般是具体处理某一件事情,工作完成,委托关系也就相应结束。而且出具法律文件,一般也只是需要考虑法律问题。因此,地位比较超脱。

生活压力来说,公司法务的薪酬取决于公司所在行业的一般薪酬,以及公司具体的经营状况,不过,公司法务个人不需要为薪酬担忧,也不必为是否有业务担忧。而对于律师事务所而言,如果是律所是以公司制运作的,那么律师的压力比较小,但是如果业务量不饱满,也会影响到年底的奖金。对于合伙人以及提成制的律师来说,案源的压力就非常大了。如果没有稳定的案源,合伙人或者律师的生存和发展就可能出现危机。

职业氛围方面,公司内部,由于工作关系,各个部门常常需要协同工作,联系较多,而且公司的人数一般会比较多,一般能够找到意气相投或者惺惺相惜的的朋友。但是律师的工作一般是单独工作,律师虽然有团队,而且也会进行业务交流和讨论。但是毕竟人数一般较少,业务交叉的也不多,所以律师之间显得比较散。除非是同一拨进律师事务所的,还会有一种集体感;对于半路进入律师事务所的,往往有找不到集体的感觉。

职业前景方面,公司法务发展到一定级别之后,一般也就是法律部的负责人之后,基本职业生涯就走到顶点,再往上发展空间几乎没有,除非改行做管理。而随着职位空间到达顶点,薪酬也随着到达顶点,继续增加薪酬也不可能。在一个小公司,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到达此高度。

专业角度来说公司法务的专业要求,受制于公司所在的行业和规模,如果公司的规模小,法务可能只是需要一些基础的合同知识就够了,因此公司法务的工作做长了,法律知识面可能会出现萎缩。在律师事务所,从名义上来说,到达合伙人之后,职位上也到达了顶点。但是,合伙人的业务仍然可以继续拓宽,收入也可以继续增加。从专业要求来看,目前律师分工也越来越细,因此对律师的专业要求是无止境的。只有成为一个领域的真正的专家,才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

对于新人的锻炼来说,到底是公司法务好,还是律师事务所好?这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前面所述,只有进入前20%的律师事务所,成功的可能性才会大。如果进不去,不如先考虑公司法务,尤其是大公司的法律部门,待遇和机会可能都优于普通律师事务所。另外,还是要看对自己的定位。我们常讲到,律师也要有商业意识(commercial sense)。也就是说,律师所从事的业务,最终是为商业活动所服务的,而不是独立于商业活动。比如,为什么要进行兼并收购?这是因为这样做在商业发展上有意义,既消灭了竞争对手,扩大了市场份额,又争取了时间。公司法务有机会参与公司其他部门的讨论,可以大大扩充自己的商业意识。但是,一般来说,律师事务所不需要考虑这些商业问题,只需要考虑法律就行。时间长了,思路可能就变得越来越狭窄,钻到法律的牛角尖里出不来。因此,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个商业天才,恐怕应当优先考虑公司法务,然后在转到纯商业管理上去。另外,也应该从性格上考虑,公司法务,其实也是一个管理职位,管理就需要和人打交道,而不是仅仅和抽象的法律问题打交道。如果善于人际交往,倒是应该倾向于公司法务;如果更喜欢成为一个领域的法律专家,则应该倾向于律师工作。

当然,任何工作做到顶尖,肯定都不仅仅是技术活,都需要对所涉及问题的火候的拿捏恰到火候。因此,无论是公司法务,还是律师,想在其中任何一条道路上取得真正的成功,都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通俗的说,喜欢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者叫风险偏好者,喜欢低风险低回报的投资者叫风险厌恶者

你是风险偏好者还是风险厌恶者?

 

另外送上一篇文章“去律所做律师还是到公司做法务? ”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1、法律地位不一样,在律所,Law is king, 在企业,Law is not king. Law is a department, 当然,在咱们党眼里,Law istool.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2、工作强度不一样:律师在律所是Rainmaker,要赚钱,而法务在公司是Cost-center,有预算,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Rainmaker,我推荐你看一部法律电影《The Rainmaker》。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3、同事不一样,你愿意选择商人还是选择律师成为同事?他们关注的东西可不一样,一个案子赢了,律所同事会为你庆贺或虚心向你请教,在公司,领导会说,案子赢了当然好,但公司的股票却下跌了。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4、专业要求不一样,律所律师越专业越好,知识产权律师自己离婚都要请婚姻律师代理,法务要有点万金油的味,当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咨询劳动法问题时,你不能以自己的业务专长是知识产权而不答。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5、客户不一样,律师有很多客户,因花心不喜欢或因服务不周而丢掉一两个客户没有什么大影响,公司法务的客户就一个,伺候不好就没了,所以感情要专一。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6、风险不一样,律师有两个紧箍咒:刑法306条和无限连带责任。有些当事人请你的当时是人,但事后就是鬼(如李庄的某几位当事人),有律师甚至和助理说,客户是最大的敌人。公司法务没风险,最大的本事就是将风险转移给外聘的律师事务所,谁让他们赚得多呢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7、自由度不一样,律师和客户不在一起办公,接不接电话由你决定,有点像情人关系;公司法务,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坐在哪儿,一有事就很快走到你的桌前,有点像夫妻关系。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8、参与度不一样,在律所,你只能参与到交易的某个环节,你经常被看成是外来的和尚,念的经还是有人听的,在公司做法务,你是组织的一部分,你可以参与到交易的整个过程,了解公司是怎么运作的,但你的话他们未必重视。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9、怎么选择要问自己三个问题:一,你报考法学院的初衷是什么?我当时是听了高中老师的一句话,他说世界上只有两种职业和人的生命有关,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律师;二,事业上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权力,荣誉,财富,自由,幸福,健康......三,你希望自己退休时能得到什么? 

  [律所律师vs. 公司法务]10、不管是律所律师,还是公司内部律师,都是熬出来的,我入行时我的老师告诉我:做律师其实很简单,你就等着,熬着,等其他大律师都死光了,你就火了,所以,如果你在律所熬不下去,就到企业去熬几年,在企业熬不下去了,再到律所去熬几年。用时髦的话来说:伟大是熬出来的!

标签: 法律, 律师, 公司法务, law

上一篇« 平衡生活的7项建议_压力管理_读书笔记// 《如何阅读一本书》_读书笔记 »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最新文章

其它